麻豆传媒新年贺岁片都是

林老太太的坟是用青砖修建的,跟周围几块土砖砌成的坟相,显得很气派。

当年林老太太是在洪灾过后死的,丧事一切从简。等林承钰回来以后看到那坟太寒酸了,又重新请人修过了。

将带的饭菜以及水果点心摆放在坟前,林承志将一杯点燃的香递给她。

上了香烧完钱纸,不等林承志开口安安就说要下山。

下了山见林承志他欲往村里去,安安说道:“我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,不然我外婆该着急了。”

林承志有些迟疑,说道:“安安,你还没见到你祖父呢!”

安安摇头说道:“等三叔下次见到祖父时,替我说声对不起。”

林老太爷跟林老太太两人对清舒以及顾娴做的事,她都听陈妈妈跟花妈妈说过。所以,她对这两人都特别厌恶。老太太死了,为名声着想忍着憋屈去上坟了。可她真不愿意见恶心虚伪的林老太爷。她怕一怒之下控制不住,会当场翻脸。

看她意已决,林承志点头道:“行,那我们回县城。”

回到县城,安安就将两张两百两的银票交给林承志:“三叔,若是不够你与我说。”

林承志没想到她这般利索,摇头说道:“修条路不用这么多钱的。”

安安说道:“修一条青砖路吧!这样大家上山也方便,若是不够你写信给我。”

夏天的纯美一天

林承志笑着说道:“行,那咱就修青砖路,不够的我出。”

林老太爷左等右等都没见林承志跟安安回来:“这么大半天的怎么还没下来?承允,你去看看他们在山上做什么?”

来回一趟并不需要很久,三刻钟就足够了。林成允说道:“爹,没看到三哥跟安安。”

林老太爷脸色一变:“不在山上那他们去哪了?”

林成允觊了他一眼,小声说道:“我刚去码头那边问了下,三叔跟安安已经坐船回县城了。”

“什么?这个孽子,我都还没见到安安他竟然就带了孩子回去。”

这话一落,外面就响起了一道阴森森的声音:“你在骂谁?”

看着突然出现在跟前的林承志,林老太爷一下就怂了:“我以为你回了县城。”

看他旁边没人,林老太爷扬声说道:“安安呢?”

林承志淡淡地说道:“她没走过山路,不小心扭了脚,我送她回了县城。”

林老太爷立即换了一副面孔“这孩子怎么这般不小心呢?现在怎么样?”

林承志说道:“涂了药,已经不疼了。”

“那我去县城看看她。”

林承志摇头道:“不用了,你随我去找找族长商议修路的事。”

“修路,修什么路?”

林承志道:“安安说这条路太难走了很容易摔,与我说想修下这条路。”

林老太爷快跳起来:“这孩子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,这修路可是说着玩的?那得不少的银子。”

林承志淡淡地说道:“安安说她与清舒各出四百两银子,不够的我掏。”

林老太爷差点气死,有钱拿来修路却连样一样礼品都不给他这个祖父。还真如死老婆子说的,这两个孩子都是白眼狼。

“你去不去,不去我自个找族长去了。”

林老太爷闻言忙说道:“去、去、去,咱们现在就去。”

这么出风头的事,怎么能不去。

听到安安愿意出钱修路,族长很高兴:“好孩子,真是好孩子。”

林承志刚赚钱那会倒是捐钱修建了林家的宗祠。只是后来家里孩子越来越多开支也越来越大,就没在再捐钱了。

林老太爷说道:“承志,从山脚下修到你娘坟前用不了四百两银子。剩下的钱,将村里的路修下吧!”

“村里的路一碰到下雨就坑坑洼洼,走出去衣服跟鞋袜都要弄脏非常不方便。”

林承志摇头说道:“安安说要修建一条青砖路上山,四百两银子怕不够。”

林老太爷觉得安安太败家了:“上山修什么青砖路,修一条石子路就足够了了。倒是村里的的路可以铺上青砖,这样下雨天也不会弄得衣服跟鞋袜都是污泥。”

族长点头说道:“承志,你爹说得很对。大家也不会经常上山,修一条青砖路太浪费了。反倒是村里的那条路大家每日都要走,修青砖路更合适。”

林承志犹豫了下问道:“这事我得问下安安。她跟我说要修青砖路,我也不能擅自更改。”

族长笑着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找她。”

“我也去。”

林承志婉言拒绝了:“你们都是长辈,要特意跑去找她会让这孩子有压力的。”

要两人真去找了安安,那他之前给找的借口岂不是就要被拆穿。

族长笑着说道:“你考虑的也周,那这事就交给你了。”

林承志又跑县城找安安。

安安想着村里的土路,这样的路下雨天确实很不好走:“既要修,就不要只修大道,将村里的路都铺上青砖吧!”

林家村只林氏族人就有八十多家,加上二十多家外姓,村子可不算小。要将整个村子都修青砖路,四百两银子远远不够。

见他面露犹豫,安安说道:“是不是钱不够,不够的话我可以出。”

坠儿这个时候插了一句话:“二姑娘,大姑娘来之前跟我说想在林家村建个女私塾,建好了请个女先生坐馆,让林家的姑娘也能念上书。”

安安虽有些诧异这么大的事姐姐怎么就与林菲说,而不是叮嘱她呢!

有林承志在她也不好问,只是问道:“三叔,若建了女私塾会有人送自家的姑娘去学堂念书吗?”

林承志点头说道:“不要钱的话会有。”

安安说道:“那这事也交给你了。既是姐姐发了话,那这钱就我们出。三叔,五百两银子够吗?”

这孩子出手还真是阔绰。林承志忙说道:“不用那么多,盖两间屋做女私塾二三十银子就足够了。至于女先生的报酬,由我来出。”

安安想了下说道:“那多余的钱你拿去置办产业,每年的收益三分之二拿去买书,三分之一拿来改善伙食。”

林承志吓了一大跳:“还提供三餐?”

安安摇头说道:“不,只提供中餐。还有招收的学生在四岁到八岁之间,小了或者大了都不收。对了,只有林家的姑娘念书免费,别的姑娘进私塾念书得交束脩。”

林承志点头道:“好。”